梅瓮| 鰍す| 陔睿| 淜す| 坒郲刓| 狤蔬| 屙踱| 假昹| 跺導| 蔬蚐| 桫瓮| 渠с| 訧埭| 酗伈瓮| 陲茠| す嗷| 攝躂| 譴碩| 幛隅| 綬控| じ盺| 韓諳| 飲埱| 蝶笣| 匙奠| 鰍荻庈| 崥湛| 扞栠| 奻絆| 痴豻| 毞踩| 桲控| 奻蚝| 蚗爛| 韓鰍| 眅碩| 蚧洈| 堁腹| 舷慇嫌衵秫ヶよ| 飲假| 哏漆| 囀⑧| 鰍伈絢| б模| 詢瓮| 肅跡| 陲擘| 栨笣| 睿泬| 嫖刓| 棇笣| 祩竣| 拶綬庈| 迖爵| | 陲陝| 酴繩| 煤瓮| | 鰍埬| 等瓮| 卼祔| 湮珣| 捈怢| 藏佼諳| 飲擘| 鰍荻瓮| 涳蔬| 傖挕| 攝鎖| 缾笣| 輕假| 翔傑| 匟瓮| 匙輿酘よ| 蛦鍬| 關綜| 蚗囡| 馽抾| 眽踢| 悵艙| 還谹| | 輕秝| | ч詳| | 鎮韓| 肣嘆| 佼す| 眢瓮| 盷栠| 栨笢| ⑻挋| 鼠翋鍛| 婦芛| ず矨| 侂蔬| 蚗譴| | 嘗埭| 蜓譴| 陝商| 恅阨| 芩蘇杻衵よ| 蜠蔬| 拫擘瘋杻| 槽瓮| 藏佼諳| 應笣| 怢ヶ| 氈飲| 瘀刓| 褪嫌ц酘秫笢よ| 洘琿| 翻碩| 豪圊| 綬諳| 霞笣| 麻累| 旮笣| 踢す| | 侐頗| 嗟銓| 裘谻| 佷鰍| 欷陲| 酴緡| 羹刓| 蛪囡| 裘谻| 謫怢| 褪嫌ц酘秫綴よ| 褽赽綬| 扦よ| 夢瓮| 倓恅| 坒劓刓| 恟埭| 笢譴| 淜艙| 踩庈| 陝毚怍| す抾| 陲擘| 湮譴| 觸す| す彆| 沺鍛庈| 奻詢| | 淏眄啞よ| 諅譴| | 嵹刓| 假昹| ч碩| 竣蔬諳| 侂訞| 礗奻| 警竣蔬| 桻劼| 鏍猿| 蘗嶺躂| 躂擘| 遠蔬| 咑侂| 籵衼| 朊埭| 頗屙| 幛肅| 踩庈| 拫嶺杻笢よ| 終笣| 敆刓| 還終| 瑂傑| 睿す| 貌喀| 僥砱| Д蔬| 劼攝杻酘よ| | 堁輿| 拫ョ| 怢鰍庈| 踢俜| 侂洈| 棇笣| 蓖俴| 軜す| 萇啞| 酗伈瓮| 葷佼瓮| 酗啞| 畛踢齊醫よ| 蚗噪| 怢笣| 嫘犖| 嘉瓮| 救誹| 塗鏗| п假| 親嶺鎖甡| 絒徶| 昹伈絢| 攪假| 陔粔| 豜堁| 陰假| 剸傑| 擘笣| 假艙| 覃條刓| 猿怢| 拻湮蟀喀| 坢傑| 陲搛| 婦芛| 晷假| 湛谻| 拻怢| 陝親劼| 欷埭| ч漆| 隴阨| 蜓瓮| 蔬貌| 踢刓| 攪坒| | 瘀瓮| 蚗囡| 堁洈| 隅笣| 還屙| 埻栠| ь碩| 羲堈| 眈傑| 衭疑| 煤瓮| 陔氈| 繩碩諳| 矨堁| 渠с| 僥隱| 倓假| 錘漆| 竣芺| 肅悵| 佼肅| 晊憚| 鰍欸| 魚洈| 侂訞| 怢刓| 蔬谻| 栨笣| 濼寥| 壹笣| 頗譴| 湮肮⑹| 佷峎陬
首頁 > 文匯報 > 港聞 > 正文

【獨家報道】記協20蚊一張證 易淪暴徒「護身符」

2019-09-18
■在暴徒街頭縱火現場,大批身穿反光衣的人聚集拍照,惟他們的記者身份真假難辨。 資料圖片

學生會員證門檻低 扮採訪阻執法真偽難辨

對有記者被暴徒或「黃媒」凌虐詐聾扮啞的香港記者協會,被香港文匯報踢爆疑濫發會員證。香港文匯報兩名記者分別佯裝學生及自由撰稿員放蛇,發現記協會員證的申請門檻甚為寬鬆,其中學生會員證只需付20元就得手。有關職員透露,記協會員證不等於正式的記者證,但有時也可當記者證用,稱:「要視乎他們(主辦單位)接唔接受。」香港文匯報還發現過去有不少暴徒恃住有各種不知名記者證「護身」,參與非法集結更肆無忌憚地阻撓執法甚至挑釁警員。由於有關證件難辨真偽,令警員也搞不清眼前「記者」的真假。■香港文匯報記者 文森

在暴力示威現場,記者自由遊走於警方與激進示威者之間進行採訪。部分激進示威者因此覬覦記者這獨特的角色,過去曾有暴徒被揭發使用不知名新聞機構發出的記者證,香港文匯報記者在放蛇後發現,記協會員證的申請門檻甚為?鬆,容易成為暴徒的「護身符」。

申辦會員證幾「來者不拒」

香港文匯報記者佯裝學生日前到記協辦事處查詢,當職員得悉記者申請會員證時,便以一副「來者不拒」的口吻說:「你可以網上填表,或者現在即場填都得。」記者遂問需不需要學校簽發的證明,職員搖搖頭說:「如果你是學生的話,只要出示學生證副本。再加一名記協現有會員的推介就得。」記者再問:「需要出示比如話一些校報之類的作品嗎?」職員也搖頭說:「不用。」

職員解釋,記協證件分為會員證及記者證兩類,會員證的申請資格較?鬆,學生、自由撰稿員等都符合資格,學生入會年費只需20元;記者證申請資格就較嚴格,只簽發給全職記者,申請人必須提交所屬新聞機構的蓋印或證明,即使是網媒記者亦合乎資格。

那記協的學生會員證與正式記者證卡面有什麼不同?職員說:「學生會員證上面會寫紎TUDENT(學生)。」那麼出示會員證能否參與採訪?職員煞有介事地說:「要視乎他們(主辦單位)接唔接受。」職員透露,記協每月月頭會召開例會審批入會申請,「只要開會通過就會發出證件。」

有持證者肆意「支援」暴徒

香港文匯報另一名記者之後再佯裝是自由撰稿員,向記協了解入會要求及申請方法,職員稱自由撰稿員必須提交過往的作品作證明,就能申請會員證;至於正式的記者證,則必須是服務於新聞機構的自由撰稿員才合資格。科技發展令一般人亦可以用電話記錄新聞事件,但記協職員表明不接受「公民記者」申請入會,至於在網絡媒體的職員入會申請則要視乎所屬機構是否新聞媒體,「有報道亦不一定是新聞媒體,會視乎情況作個別考慮。」

在連場暴力示威中,不少青年或學生參與其中,記協的答覆不難令人質疑各大院校的學生,是否能申請一張記協會員證就能通行無阻地在示威現場遊走,為非法集結者提供「支援」甚至挑釁維持秩序的警員,及阻撓警方執法。

記協主席楊健興在回覆香港文匯報查詢時,未有正面回應申請會員證的門檻是否過低,僅稱該會是跟足政府的《職工會條例》,「同其他工會沒什麼分別。」他又辯稱,過去一段時間,會員證批發數字沒有明顯上升。

至於會員證會否和記者證混淆?楊承認,兩張證件「有點相似」實「不足為奇」,又稱記協早已向警方傳遞記者證式樣,前線警員理應「有能力分辨」。

讀文匯報PDF版面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
甡蜱淜 啃豪嫘部 坒囧庈碩2授 漆婘埶集 衄伎奪燴揭 踢韓溶 珨侐媼笢 睿す壎隴繚 勀挌晚
煥狟 坒囧庈笢 悵假游游巹頗 雜芛茠盺 笯匙瓮 塗嫌嗟詢救蜃脤 挔模坒Э 蔬劼皊倓庈湮ひ淜 朘芛惜盺
樂糧碩 芶刓赽盺 陲貌盺 刓鍛 湮滇 鰍拻爵虛 痑誠游 豎親挶峎嫌 玶栠祭酗 詭擘刓繚
https://www.whr.cc/bbsitemap.htm